2021年05月13日
2021年05月13日
最新消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市场观察

【原创】优化宜居环境刻不容缓—新冠病毒感染疫情下的再思考

作者:陈信康


?编者按

以下是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教授陈信康最近进行的上海财经大学校级研究课题《上海建设全球城市及发挥四大功能研究》的预研究部分内容,该校级课题是上海市政府《未来30年上海发展战略研究》系列课题的持续跟踪研究,征得陈教授同意,予以摘录发表。



640


今年年初的一场新冠病毒感染疫情让我们看到了优化宜居环境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因为诸如社会公共卫生安全、食品饮水安全等都是宜居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17年前的非典疫情记忆犹新,在曾经跌倒的地方再次跌倒,值得我们深刻反思。


中国经济的发展要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似乎已成了大家一致的共识,从去年开始,上至中央,下至各级地方都把优化营商环境作为主要的工作抓手。2019年10月22日李强总理签署国务院令,公布了于2020年1月1日起施行的《优化营商环境条例》。各省市中黑龙江省于2019年3月1日起开始施行《黑龙江省优化营商环境条例》;北京市新闻办于2019年11月12日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北京市新一轮优化营商环境改革政策,推出优化营商环境3.0版;浙江省于2019年11月25日发布了《浙江省营商环境评价实施方案(试行)》;山东省于2019年12月3日全文公布了《山东省优化营商环境条例(草案)》。


上海在优化营商环境上更是走在前列,早在2017年11月上海就推出了优化营商环境专项行动计划,2019年2月11日上海推出优化营商环境2.0版方案,2020年1月2日,《上海市全面深化国际一流营商环境建设实施方案》也可以被看作优化营商环境3.0版方案再次出炉。


为什么要优化营商环境?毫无疑问为了招商引资,这对正面临着转型期的当前中国经济是必须的,这对上海要建设全球城市和五个中心而言更是必须的。但是,一个城市、一个国家除了要有优越的营商环境,还要有出色的宜居环境,否则难以吸引优质要素资源的有效集聚。


招商引资的核心是集聚优秀的专业人才


全球城市或国际化大都市的主要特征之一是各种要素资源的空间集聚和对要素资源的有效管控,要素资源拓展和管控的主体是包括跨国公司总部在内的功能性机构,功能性机构集聚的实质是各类专业人才的集聚。专业人才首先是一个个活生生的兼具生物学归属和社会学归属的个体集合,每一个个体都有七情六欲,都具有需求,需求的充分满足与否是吸引人才集聚的主要因素。因此,一个达到世界一流标准的宜居城市是人才集聚的基本条件。世界城市发展的趋势说明生活环境中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的重要性将超越经济环境成为人才移动与集聚的首选。

对宜居环境的判定虽然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国际共识,但从满足人的主要生活需求角度去衡量,还是能够在某些指标上找到共识。比如生态与自然环境的优美;社会的安定与安全;生活的便利与舒适;公共卫生与医疗服务的完备;精神文明与文化教育的进步;法制与公平正义体系的健全等。


我国的宜居环境现状落后于营商环境


根据世界银行于2019年10月24日发布的《全球营商环境报告2020》,中国整体营商环境以上海权重为55%,北京权重为45%作为测评样本,全球排名继2018年从此前78位跃至46位后,2019年再度提升,升至第31位,说明中国和上海的营商环境有了很大的进步。见表1。


表1? ?各经济体营商环境指数排名


640

? ? ??

但在宜居环境方面,由于 我们一直以来的忽视,进步就没有像营商环境那样明显。根据2019年9月4日英国经济学人集团公布的《2019全球宜居指数报告》,上海在世界城市中仅排第81位,其中中国城市排名最高的是香港排第38位。此排名的依据是五大类指标,分别是城市安稳度占25%、医疗服务占20%、文化与环境占25%、教育占10%、基础设施占20%。可以看出,我国连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在宜居环境上和国际领先水平的差距还这么明显,其他城市的差距就更大了。从此排名也可以看到,上海集聚各种优秀的专业人才还存在着很大的障碍,这会削弱上海建设全球城市和集聚功能性机构的能力。见表2。

? ? ? ? ? ?

表2? 全球宜居城市(部分)排名

640


另一份调研资料似乎更能说明问题,2019年3月13日全球领先的海外投资与人才咨询公司“美世”公布了最新的《全球城市生活质量报告》,这是“美世”的第21次年度生活质量调研,该报告对全球450多个城市进行了评估,2019年的排名中列出了这些城市中的231个。报告显示,上海排103位,北京排120位、广州排122位和深圳排132,这是排名最高的四座中国内地城市。“美世”每年的《全球城市生活质量报告》也被称为“全球宜居城市报告”,是跨国公司对外投资以及各功能性机构全球布局的主要参考依据。


报告强调了城市为企业提供极具吸引力环境的必要性,认为城市提高生活质量是吸引企业和流动人才的重要因素。正如“美世”高级合伙人兼职业业务总裁 Ilya Bonic所说:“有意在海外拓展业务的企业在选择安置员工和设立办事处的地点时候需要考虑许多因素,关键在于要有相关的、可靠的数据以及标准化的衡量方式,这样雇主才能做出正确的决策,无论是选择何地设立办事处还是决定如何对全球员工团队进行分配、安置和发放报酬。”


从社会公共卫生安全看宜居环境


结合这次新冠病毒感染疫情的爆发,我们再来看另一份报告,则感触更深。2019年10月,由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布隆伯格公共卫生学院(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联合了消减核威胁倡议组织(Nuclear Threat Initiative,NTI)和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EIU)等共同发布了《全球卫生安全指数(2019)》(Global Health Security Index,简称GHS Index),这是对全球195 个《国际卫生条例 (2005)》缔约国和地区的卫生安全和相关能力进行的第一次全面评估和基准测试。中国排名仅列第51位,存在着比较大的差距,见表3。


表3 部分国家卫生安全指数排名

640


GHS 指数体系包含6个一级指标,34个二级指标和85个三级指标,共涉及 140个问题。6个一级指标分别是:预防病原体的出现(权重16.30%);流行病的早期发现和早报告(权重19.20%);迅速应对和减轻流行病的传播(权重19.20%);健全的卫生系统(权重16.70%);遵守国际规范和准则(权重15.80%)和总体风险环境(权重12.8%)。其中,检测与报告和快速响应的能力最为重要,权重最高。报告显示,6个一级指标中,中国在流行病的早期发现和早报告以及遵守国际规范和准则这两个一级指标的得分是最低的。


看该报告对中国公共卫生安全的评价,如果再参考2020年2月24日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国强等发表在《中国科学.生命科学》杂志的文章《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疫情下的思考》,可以看出该报告是比较客观,也是符合现实的。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疫情下的思考》一文列出我国目前存在的十大问题和短板:

  1. 国家重大公共卫生疫情向公众报告不够及时有度, 初期科学防控预案缺乏

  2. 公共卫生和疾病防控体系建设与经济发展不相适应

  3. 应急响应机制难以应对威胁人民健康的突发重大公共卫生事件

  4. 科技创新成果基于临床问题导向的针对性不强, 数据共享及转化应用渠道不通畅, 缺乏相关安全等级实验室

  5. 应对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医疗供给和战略储备不足

  6. ?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暴露出的一些干部专业化能力不足及缺乏循证决策能力的短板

  7. 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舆情应对和舆论引导能力存在较大缺陷

  8. 疫情发生后“次生灾害”研判和应对体系有待加强

  9. 生态文明理念缺位, 野生动物市场监管乏力

  10. 民众的公民素质和科学素养亟待提升


结? 论


综上所述,社会公共安全只是宜居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优化宜居环境的核心是以人为本,不断提高社会公众的生活质量。

招商引资的实质是招引优秀的专业人才,当我们在竭尽全力优化营商环境的同时,绝不能忽视宜居环境的优化。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3367号